首页 > 彩箱 > 舌头之战——饮食

舌头之战——饮食

人身上最顽固的生活习惯莫过于饮食口味了。

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美味,存在于不同肤色、种族的人们的记忆中,来自人们对童年时刻美食的回忆。

这真是至理名言。比如说我,在中国北方山沟里土生土长,想到“最好吃的美味”,就是小时候奶奶给我做的“咸食”。这种薄薄的、金黄的、冒着油星儿的刚出锅的饼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零食。

北方人钟爱面食,在艰苦的年代能吃上一次放了猪油的咸食就是我儿时最盼望的美味。也是我印象中面食的极致了。我对象就不同了,她的基因里有着南方鱼米之乡的人们对精细饮食近乎苛刻的敏感,名曰“舌尖上的舞蹈”,说到美食,人家的挑剔程度绝对不是我这样饕餮之徒所能比拟的。

舌头之战——饮食

过日子最大的学问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体现在家庭的食谱上。以前我用于向老婆献媚的手段--做菜如今成了我体现主人翁地位的专职工作。老婆是很公正的,喜欢自己鼓捣着吃的我负责做饭,喜欢干净的她负责收拾和洗刷,我俩配合默契,何乐不为?

不过,人的口味是相当顽固的,水平再高的厨师也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,何况是我这种厨房莽夫之流呢?没过一个月老婆的意见就开始从餐桌延伸到厨房。

人的口味的执拗程度如同人的性格,在日常生活中性格尽显无遗,而口味则是根深蒂固你想隐藏也藏不住。口味埋藏在记忆中,怎么可能和她吃一次饭就完全弄明白呢?

过日子就是把两种互不相同的性格融到一起,失败的可能性当然是很大的,而一旦成功了,必然意味着彼此身上都拥有了对方的某些特征,如同米饭配烙饼,食盐里加糖,菜的味道也许不是你小时候最爱吃和最熟悉的了,但却成了两个人都能接受的家庭食谱。

舌头之战——饮食

我想,大概北方的麻雀爱吃小米,南方的麻雀爱吃水稻,两只凑在一起,也会在树上打架吧。

,可以参考彩箱的资料,